• 柳镇阴阳医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古怪诊所

      

      张强来到柳镇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5点钟了。他是到殷阳中医诊所应聘的。

      

      柳镇只是一个小镇,殷阳中医诊所就建在镇子外的水塘边,水塘中的荷花早已经枯干了,不远处的河堤下,还有几座孤零零的坟茔。

      

      张强刚站在殷阳中医诊所老旧的门口,他就有些后悔了。这样患者寥寥的诊所,即使应聘成功,工资也不会高。

      

      听到张强的敲门声,殷阳一边咳嗽着,一边缓慢地走了出来。殷阳今年50多岁,身体瘦弱,脸色青白。

      

      殷阳弄明白张强的来意,他又看了一眼张强递上来的毕业证书,说道:“好,你跟我来吧!”

      

      殷阳的中医诊所是个四合院,院里种着三棵古老的槐树,树荫浓密,遮天蔽日。张强刚走进院子,就觉得阴气扑面而来,不禁打了个寒战。

      

      殷阳领着张强来到了上房,先将他最近得病,需要请一个助手帮忙的情况讲了一遍,然后说道:“工资一个月六千元,你看可以吗?”

      

      张强在省城的中医院工作,一月工资才四千七百元,殷阳给出的工资简直让他受宠若惊。

      

      张强急忙连说可以。殷阳盯了张强一会儿,提醒他道:“其实在你之前,已经来了三个应聘者,有的行医时间比你长,有的学历比你高,可是没干几天,他们都先后辞职了……”

      

      张强拍着胸脯道:“放心,我一定能胜任这里的工作!”

      

      殷阳的眼中流露出怀疑的神色,半晌,他才说道:“你先休息一下,半夜子时,有一位患者需要夜诊!”

      

      张强的卧室在东厢房,在东房角的桌子上,堆放着满是尘土的香烛和黄纸。他躺在床上,回想着殷阳古怪的眼神,翻来覆去睡不着觉。可是就在张强有些迷糊着要睡着的时候,他觉得有一只冰冷的手在推自己,吓得他一声惊叫,待他睁开眼睛一看,推自己的竟是殷阳。

      

      殷阳也不说话,只是冲他一摆手。张强看了一眼墙上的老式挂钟,正是半夜12点,看来是夜诊的时间到了。

      

      张强跟着殷阳走进了西厢房,西厢房中没有开灯,借着惨淡的月光,他发现房子中间挂着一道布帘,布帘上,还有几块暗黄色的脏斑。最瘆人的是,在他们这边地上,摆放着一张木床,床上倒放着一个直挺挺的稻草人。

      

      张强正在怀疑殷阳是不是鬼医的时候,就觉得一股阴风袭来,白布帘子随即开始了晃动,他看着渐渐显露在白布帘上的一个幽暗的鬼影,吓得他“扑通”一声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      

      医鬼治病

      

      白布帘子后面竟来了一个女鬼。女鬼腰背时常疼痛,她前几天来到了诊所,找到殷阳,并定于今晚,请殷阳为她治疗。

      

      殷阳伸手一把将张强从地上拎了起来,接着将一包银针硬塞到了他的手上,并拖着他来到脑门上贴有女鬼名字的稻草人身边。殷阳将稻草人翻了一个身,然后在稻草人的腰俞、命门等穴位上一点,示意张强下针。

      

      张强给这女鬼用针灸术接连治疗了三天,这女鬼的腰痛病就基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本上好得差不多了,第三天晚上那女鬼临走前,对殷阳说道:“我的腰痛好了,为了表示感谢,您可以到镇外土地庙的东北角去取20块银元!”

      

      殷阳将到土地庙取银元的任务交给了张强。在张强临走的时候,他特别叮嘱道:“记住,只能取20块银元,多一块都不能动!”

      

      张强满口答应,他趁着夜色,扛把铁锹就直奔土地庙而去。他来到土地庙的东北角,三锹下去,就听“哗啦”一声响,一个坛子被他挖碎了,清开浮土和坛子的碎片,张强竟在里面发现了50块银元。

      

      这些银元市场价可是一万多块钱。鬼医治病,真的是太好赚钱了。张强心情忐忑地清理完银元,竟在坛子底发现了半块青砖,砖头上刻着一行字──民国四年,吴三谨藏。

      

      那个女鬼死在清末,而这坛子银元埋在民国,很显然这坛子银元并不是那个女鬼的。张强踌躇再三,最后一咬牙,将这50块无主银元都装到了怀里。

      

      张强将20块银元交给了殷阳,剩下的银元就归了他自己。一个月给鬼医病下来,他竟弄来了三根金条,一百多块银元和银锭子,这些东西折合人民币,竟是十几万元。

      

      殷阳身体有病,强挺着将自己治鬼的手段都教给了张强,他见张强能独当一面了,这天便收拾了一下东西,说道:“我要进城治病去了,咱这诊所,你就替我撑俩月吧!”

      

      贪心不死

      

      鬼来看病,也须预约,殷阳在诊所的门口,就放有一个敞口的木箱子。张强经过这两个月的观察发现,凡是将自己的名字写在树叶或者木片上的鬼魂,大多没钱,而将自己的名字写在纸上的鬼却出手阔绰。

      

      那天一大早,张强去门口的木箱子中取预约单的时候,他竟然在木箱子里面,发现了一张烫金的名帖。

      

      名帖上写着两个字──黑虎。当黑虎的鬼魂来到诊所布帘子后的时候,张强才明白,这个名叫黑虎的鬼魂并不是来治病的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,而是来让他堵住自己身上的三个枪眼的。

      

      张强沉吟了一会儿,假装推脱道:“我只会治病,不会堵枪眼!”

      

      黑虎央求了张强半天,最后说道:“只要你帮我堵住了枪眼,我必有重谢!”

      

      黑虎身上的枪眼被堵上了,他大为感谢,临走,他留下了一张欠条,这是一张十万元的欠条,写欠条的人竟是邻镇的一个民营矿主──侯占山,市里的优秀企业家。

      

      张强在第二天一早,坐上出租车,就奔侯占山的煤矿而去。侯占山一见张强拿来的欠条,大为惊诧,说道:“黑虎的这张欠条,怎么会到了你的手上?”

      

      张强刚说了一句,黑虎的这笔钱是从我手里借的,就见侯占山一摆手,他身后的两名彪形大汉猛地冲上来,其中一个大汉高举木棍,对准张强的后脑就是一下子……当张强醒来的时候,他已经被关在煤矿下的废弃坑道里了。

      

      张强苏醒后,就听洞底忽然传来了微弱的说话声──张鬼医,我终于将您等来了!

      

      张强被这突兀的声音吓了一跳,他的目光沿着坑道湿漉漉的墙壁往下一看,只见坑道的地上趴着一个鬼影。

      

      张强哆嗦着嘴唇问道:“你,你是谁?”

      

      这个鬼的名字叫刘豹,他和黑虎都是侯占山的马仔。因为他们俩知道了侯占山的一个大秘密,最后黑虎被侯占山开枪打死,而刘豹被侯占山断了手筋和脚筋……最后在监狱般的坑道中变成了冤鬼。

      

      黑虎的那张欠条,是侯占山当工资条打给他的。张强张口说谎,自然会被侯占山一眼识破。

      

      黑虎实在太坏了,他送给张强欠条的目的,就是想让张强将侯占山抓起来,然后给瘫痪的刘豹鬼魂治伤。

      

      给鬼魂接筋,这个活儿张强可不知道怎么干,刘豹一听张强拒绝,他低声央求说道:“只要你接上了我的筋,让我能去找侯占山报仇,我生前曾埋下了一笔巨款,那个埋钱的地方我就立刻告诉你!”

      

      幸好坑道里有稻草,张强扎了一个稻草人,然后找来四根短铁丝,当成四道筋,塞到了稻草人的四肢中。刘豹的断筋被接上,他终于能站起来走路了。刘豹的鬼魂挤出了坑道铁门的门缝,然后从看守的腰畔盗来钥匙,将张强偷偷放了出来。

      

      张强临走,刘豹低声告诉他,他的那笔巨款,就藏在煤山山顶的一棵松树下。

      

      张强逃出了坑道,直奔煤山的山顶而去。到了山顶,他两手扒土,不大一会儿,便在树下扒出了一个军用的书包,可是还没等他打开书包,就听四周一声大喝──不许动,你被捕了!

      

      冲出来的竟是警察。原来这书包里装的不是钱,而是五千克的白粉。这些白粉就是黑虎和刘豹在侯占山那里偷出来的毒品。

      

      警察顺藤摸瓜,拘捕了侯占山。穷途绝路的侯占山腰缠炸药,逃进煤矿,点燃了导火索,将自己永远埋在了矿井中。

      

      警察根本就不相信张强关于鬼医的自述,一口认定他就是毒贩子。张强无奈,只得领着警察直奔柳镇,去看殷阳诊所。可是镇头的水塘边哪有什么诊所,有的只是一片黑糊糊的瓦砾。

      

      警察向放羊的羊倌打听殷阳中医诊所的情况,那羊倌诧异地说道:“那是半年前的事了,殷大夫收了一个徒弟,那个徒弟因为贪图殷大夫的钱财,竟在半夜偷偷地放开煤气。没想到煤气爆炸,殷大夫和他的徒弟一起死了,这座中医诊所变成了一片废墟!”

      

      张强问道:“殷大夫收的徒弟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  

      羊倌说道:“张强!”

      

      张强听羊倌说完话,他两眼发直“扑通”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      

      张强倒在地上的尸体迅速地枯萎,最后变得跟枯树桩子一样,小警察吓得大叫道: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

      办案经验丰富的老警察急忙走了过来,他盯看着张强不成人形的尸体,说道:“贪心不死,贪心不死呀!”

    上一篇:嫂子,这辈子我欠你的

    下一篇:不要介入父母的爱情